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过人想来是再没有可能,肥胖的他百米速度跑进20秒都是一个奇迹——肥胖,是对一位最庄重的反讽,上帝终于造出了一块连他自己都搬不动的石头,从万能复归无能。

马拉多纳只是时代的产物,因为足球他才存在,是足球使他成为全世界最瞩目的球星。所以,大多数人爱马拉多纳,只是爱的贴着足球标签的马拉多纳,而不是那个枪击记者、吸食可卡因、“秀”满全球的马拉多纳。

20年前的马拉多纳是愤怒的,并且魔幻着天使着;10年前的马拉多纳是愤怒的,并且咆哮着哭泣着;现今的马拉多纳是愤怒的,拍打着2004年所谓的足球英雄,一丝迷茫——当愤怒只是一个飘忽不定的眼神时,岁月便完成了一次劝降。

在足球的历史上,马拉多纳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从前不曾有马拉多纳,今后怕也不会再有。人们纵容他,人们溺爱他,人们为他祈祷,因为,纵使时间流逝,马拉多纳总是如此真实,他已变身为符号,挽留人们的梦想与青春。

对于马拉多纳来说,上帝也确实眷顾过,上帝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赛场上以马拉多纳的名义伸出了一只肥胖而狡猾的手,但现在,马拉多纳看来更需要上帝的救赎。

绝活就是可以用身体各个位置控球,可以用作左右脚控制任何他能踢得动的球形物体。

Post Author: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