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的欧洲转会市场上,金元巨鳄所引领的法甲双雄春风得意,同英超诸强的落寞相比实是一种令人难以直视的巨大落差,在俄罗斯巨富旗下的升班马摩纳哥先后将法尔考、罗德里格斯和穆蒂尼奥等强援招致麾下后,不甘寂寞的卫冕冠军巴黎圣日耳曼新近签下了乌拉圭射手“斗牛士”卡瓦尼。甚至可以说,在这个夏季转会市场上堪比西甲双雄的摩纳哥和大巴黎,引领起了在欧洲足球史上前所未有的法甲风潮,尤其是大巴黎更向所有人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即欧冠奖杯才是这支球队的目标。

众所周知,法甲联赛一直以来都在五大联赛中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尽管这里走出过众多法国和其他各国的足球巨星,但是多年以来,极少有国际巨星愿意把自己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奉献在这里——像苏西奇、拉易或者小儒尼尼奥这样的只是个案,而对于更多的像小罗、德罗巴这样的球员来说,法甲是他们声名鹊起的舞台,却始终不是让他们走到世界足球巅峰的舞台。因此一直以来,即便再不情愿,法甲都只是一个顶级的输血联赛。

不过这也难怪,法甲金靴奖杯毕竟对于一个足球的看客而言,多年以来要为这个联赛寻找一种可以定义的风格都不容易,除非是“保守”——西班牙人对于技艺的精心雕琢,英式的速度力量,意大利整体战术和个人演出的美丽融合,德意志的力道感,这些东西有些会被高贵者视作下里巴人,另一些会被庶民意识强烈者视作过于阳春白雪,但共同点在于因激情而不缺乏欣赏者。

而法甲联赛则更有一种随势而动的意味,并且或许由于历史的偶然性,一直都缺乏具有足够号召力的国际级别球会。兰斯、圣埃蒂安和马赛这些曾经拥有比较持续辉煌的队伍,都几乎是一夜之间迅速沉沦,法国足球也因此缺乏像马德里、巴塞罗那或者米兰那样,能够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内屹立于欧洲足球强者之林的足球重镇。这个国家甚至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德比”,即便巴黎与马赛之间的对抗在上世纪90年代被冠上“国家德比”之名,都不禁让人有邯郸学步西班牙国家德比的感叹,终究只是一种自娱自乐的无奈罢了。

在足球的世界里,有些东西是共通的,正如2004年的希腊和2012年的切尔西能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却绝不会成为媒体和大众的宠儿,法甲也因缺乏激情而缺乏看点,因缺乏看点而缺乏世界范围内足够数量的拥趸,甚至连法国人自己,也对本国的足球没有足够的上心。

足球尽管依旧是高卢的第一运动,但是并不像在西班牙或者意大利那样,拥有媒体绝对优势的聚焦程度。这就是法国足球在过去这些年里的恶性循环,甚至在这样的轮回里显得有些自暴自弃而迷失了曾经带给过他们辉煌的方向。法兰西之所以能够在世纪之交统治国际足坛,在多大程度上得益于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里,法国俱乐部在欧洲赛场上出色的表现,是不言而喻的——那个时候的法甲联赛,能够让拉易这样的一代足球大师,奉献自己职业生涯最辉煌的岁月。

可以说,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会于2011年入主巴黎圣日耳曼,本身就是法甲寻求改变的某种官方手段,尤其是在卡塔尔成功赢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之后,与法国政府达成了一揽子的合作协议,注资这家长期在国内赛事中无所作为的老牌首都球队,便是其中之一。不难揣测法国足协对于大巴黎以及摩纳哥的期待,寄望于通过人为树立一个或者几个真正意义上的足球重镇,提升法甲联赛在欧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品牌价值,从而重振法国足球的辉煌。

但是在人为树立起足球重镇的同时,重新确立起那些曾经引导他们走向成功的足球方式,无疑同样至关重要,因为这是所有能够长治久安的伟大球队所共通的地方。这对于挑剔、高傲、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哲学的法兰西来说,是如此之难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懂球帝安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